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山高并两峰寒的博客

Be as you wish to seem.

 
 
 

日志

 
 

那些我未曾读过的诗(b)-《献给乡村的诗》  

2011-11-30 11:01:44|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中学(II)-那些你未必读过的诗(b)-《献给乡村的诗》-艾青1942 - 玉山高并两峰寒 - 玉山高并两峰寒的博客
 
我的可怜的乡村,早已被叫作城市的东西所代替,失去了"和自然一致的和谐"的机会. 这些城市个个高大健硕,野心勃勃。高楼大厦到处林立,承受着所谓的阳光雨露,漠然地注视着那些为生计跋涉的人们行走匆匆的脚步;汽车地铁四处游走,茫然地穿梭疏松着其空洞的骨骼,发出空荡的噪声。而我知道,它们实际上已失去了天赋的灵魂,不过是虚张声势的行尸走肉。我那被吞噬的小小的乡村,才是我永恒的记忆,在那里可以安扶我浮躁的心灵。而这些我未曾读过的诗,就是它们的无声的墓志铭,总有一天会被陌生的行人读起。

 

想起所有这些被穷困所折磨的人们——他们终年劳苦,从未得到应有的报酬”,

“ 他们长久地被蒙蔽,欺骗与愚弄;每个脸上都隐蔽着不曾爆发的愤恨”;

我的诗献给生长我的小小的乡村——卑微的,没有人注意的小小的乡村,它象中国大地上的千百万的乡村。它存在于我的心里,象母亲存在儿子心里。纵然明丽的风光和污秽的生活形成了对照。”

 

我的中学(II)-那些我未曾读过的诗(b)-《献给乡村的诗》-艾青1942 - 玉山高并两峰寒 - 玉山高并两峰寒的博客

 

《献给乡村的诗》-艾青1942

 

我的诗献给中国的一个小小的乡村——

  它被一条山岗所伸出的手臂环护着。

  山岗上是年老的常常呻吟的松树;

  还有红叶子象鸭掌般撑开的枫树;

  高大的结着戴帽子的果实的榉子树

  和老槐树,主干被雷霆劈断的老槐树;

  这些年老的树,在山岗上集成树林,

  荫蔽着一个古老的乡村和它的居民。

  

  我想起乡村边上澄清的池沼——

  它的周围密密地环抱着浓绿的杨柳,

  水面浮着菱叶、水葫芦叶、睡莲的白花。

  它是天的忠心的伴侣,映着天的欢笑和愁苦;

  它是云的梳妆台,太阳、月亮、飞鸟的镜子;

  它是群星的沐浴处,水禽的游泳池;

  而老实又庞大的水牛从水里伸出了头,

  看着村妇蹲在石板上洗着蔬菜和衣服。

  

  我想起乡村里那些幽静的果树园——

  园里种满桃子、杏子、李子、石榴和林檎,

  外面围着石砌的围墙或竹编的篱笆,

  墙上和篱笆上爬满了茑萝和纺车花:

  那里是喜鹊的家,麻雀的游戏场;

  蜜蜂的酿造室,蚂蚁的堆货栈;

  蟋蟀的练音房,纺织娘的弹奏处;

  而残忍的蜘蛛偷偷地织着网捕捉蝴蝶。

  

  我想起乡村路边的那些石井——

  青石砌成的六角形的石井是乡村的储水库,

  汲水的年月久了,它的边沿已刻着绳迹,

  暗绿而濡湿的青苔也已长满它的周围,

  我想起乡村田野上的道路——

  用卵石或石板铺的曲折窄小的道路,

  它们从乡村通到溪流、山岗和树林,

  通到森林后面和山那面的另一个乡村。

  

  我想起乡村附近的小溪——

  它无日无夜地从远方引来了流水

  给乡村灌溉田地、果树园、池沼和井,

  供给乡村上的居民们以足够的饮料;

  我想起乡村附近小溪上的木桥——

  它因劳苦削瘦得只剩了一副骨骼,

  长年地赤露着瘦长的腿站在水里,

  让村民们从它驼着的背脊上走过。

  

  我想起乡村中间平坦的旷场——

  我想起乡村里重压下的农夫——

  他们的脸象松树一样发皱而-阴-郁,

  他们的背被过重的挑担压成弓形,

  他们的眼睛被失望与怨愤磨成混沌;

  我想起这些农夫的忠厚的妻子——

  她们贫血的脸象土地一样灰黄,

  她们整天忙着磨谷,舂米,烧饭,喂猪,

  一边纳鞋底一边把奶头塞进婴孩啼哭的嘴。

  

  我想起乡村里的牧童们,

  想起用污手擦着眼睛的童养媳们,

  想起没有土地没有耕牛的佃户们,

  想起除了身体和衣服之外什么也没有的雇农们,

  想起建造房屋的木匠们、石匠们、泥水匠们,

  相起屠夫们、铁匠们、裁缝们,

  想起所有这些被穷困所折磨的人们——

  他们终年劳苦,从未得到应有的报酬。

  

  我的诗献给乡村里一切不幸的人——

  无论到什么地方我都记起他们,

  记起那些被山岭把他们和世界隔开的人,

  他们的性格象野猪一样,沉默而凶猛,

  他们长久地被蒙蔽,欺骗与愚弄;

  每个脸上都隐蔽着不曾爆发的愤恨

  他们衣襟遮掩着的怀里歪插着尖长快利的刀子,

  那藏在套里的刀锋,期待着复仇的来临。

  我的诗献给生长我的小小的乡村——

  卑微的,没有人注意的小小的乡村,

  它象中国大地上的千百万的乡村。

  它存在于我的心里,象母亲存在儿子心里。

  纵然明丽的风光和污秽的生活形成了对照

  而自然的恩惠也不曾弥补了居民的贫穷,

  这是不合理的:它应该有它和自然一致的和谐;

  为了反抗欺骗与压榨,它将从沉睡中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495)|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