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山高并两峰寒的博客

Be as you wish to seem.

 
 
 

日志

 
 

Just hold on - 读殷谦的"去哪里寻找卡扎菲”  

2011-09-07 10:32: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是殷谦 ? 与我何关 ? 我们素不相识, 彼此相距十万八千。在我看来,他的文字意境悠远,他的思想深刻;他像一个武士,有心杀贼,无力回天;他更像一个厨师坚持烹饪自己心中的美食,却找不到他理想的天山雪莲

 

去哪里寻找卡扎菲 ?而我读到的却是一丝不安,还有些许的纷乱.  理想和现实之间,难道真的比天堂距地狱还远?顺应和超越之间,难道永无交叉点?

 

这其实与去哪里寻找谁无关,与黑猫/白猫无关. 河东了三十年,河西了三十年,多少人习惯了逆来顺受,苟延残喘。天堂或者地狱里,多一个少一个卡扎菲,又有何妨,上帝的宽容凡人永远无法想象

 

后卡扎菲的世界会更加和谐? 除非你信。我们的世界里,酒照喝,班照上,日月照样穿梭,  四季照样交替;富人们依旧花天酒地,穷人们苦苦挣扎而已。然而,世界若本该如此,任何努力岂非枉然 ?

 

我们到底要寻什么?

 

这寻找,仅仅与一把梯子有关。没有巨人的双肩可站,没有强硬的背景可攀,如果你无力打造一把自己的梯子,你就得竭力去寻找它,然后一路向上登攀,好给自己寻一点尊严,好去拓展你求索的视线;好让你给孩子描述,除了不远处的地平线,那里还有遥远的海平面;好让你告诉孩子那里不但有点点白帆,那里还有快乐和嬉戏的童年。

 

这世界有一种人,放得下身家,放不下理想。如果天生就是好人, “堕落注定会成为一种痛苦;他会反复自问,贱卖自己,是不是可以心安理得,是不是可以问心无愧。当别人为财富地位拼搏倾轧的时候,苦守理想是不是太傻,为什么心中太多的东西割舍不下。

 

这世界还有两种人,譬如同是送别,悲观的人会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而乐观的人会坚信,莫愁前途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For the futurejust hold on!

 

******************************************************************************************************************

Note附后的内容摘自殷谦的博客:http://yinqianbeiye.blog.163.com/blog/static/22893792201173091813893/

(已在我的博客中[引用])蓝体字的标题是根据我的理解加的,内容完全来自原blog,以方便快速了解原作者的想法,感兴趣的不妨直接阅读[引用] orblog

 

v      纠结的人们

 

我想也许有些人在这样宁静的夜晚也无法入睡,他们此刻正在清点着属于自己的财产,并且计算着他们在世间所拥有财物的总额,也许他们正在陷入深深的纠结,物价不断上涨,以致他们辛苦所得的全部的财物却又那么轻易地丢失了

 

v      纠结

 

归根结底,这种问题对我来说平淡无奇,就像我们时代的那么多和我从事着文字创作的人一样,我注定一生都是一个推销员,也许会在任何一个机会到来的时候,都会把我自己廉价卖给每一个我觉得可能会让我更满足或成功的人

 

v      ”-绝望的浪漫主义者-没有我所归属的社会

 

第二天在火车上,我的脑袋还在不停地打架。也许是的,我是一个绝望的浪漫主义者,我常常因为没有我所归属的社会而感到深深的孤独,在无数个伏案的晚上,我天真地给这个世界涂上各种颜色——这是一个依傍友人和近物、依傍爱与传统的世界,我尽力想让周围的人都知道疲劳的威胁和浅薄的毒害,并且都知道自己能力的界限,在这个世界里,人人都能够对任何冒失和麻木以及无知给予普遍的承认和宗教般的宽容。而我却不了解,当人们在工作上没有遭遇危机时,从来都不会理会这些被认为是脱离现实的事物,对世界充满牢骚的往往是那些正在经历坎坷以及对生活不满的人

 

v      文学

 

于是以别人嘲笑我的那种口气说:这简直太可笑了,现在的人眼中还哪里有什么文学?文学不会生长在像这样的地方,它生长在官员的权力交锋中,生长在苟延残喘的士兵的嘴唇上,它生长在红男绿女的激情中,生长在富商和二奶的豪宅里,生长在男人和女人的两腿间!

 

妻子用一种警告的口吻对我说:你怎么能这样作践自己?自从你辞职以后就变得越来越暴躁了。你必须要坚信你从事的是严肃的文学,你的事业和目标是在彼岸的世界,是在你所说的接近上帝之国的地方。你不是常说你要做光明的使者吗?

 

v      昔日的大学同窗

 

我微笑说我在装修我周围的世界,他却轻蔑并且得意地说:“你装修个xx,我们是同窗,你看如今我有大房子住,还有奥迪车,而你现在却腐烂在一个没人知道的小镇里。别人都说你是一个浪漫主义者,而我看你就是一个绝望的浪漫主义者我不屑地说:那又能怎样呢?其实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你的处境都比我危险。你总是瞧不起像我这样靠一般的工作来维持生活的人,但我绝不会因为一个人所做的工作而认为他就比别人强,但我认为你肯定会,而且从大学毕业到现在你一直是这样。虽然他没有厌恶地望着我,但从他阴霾的表情中能看出他似乎嗅到了一种酸涩的、怪异的味道

 

他严肃地对我说:一个作家,一定要懂得如何去天马行空地想象,如何去抓住读者的兴趣,中国人就喜欢这种新鲜的东西,为什么在你看来是垃圾的那些书为什么会畅销,因为中国人的内心充满了好奇和惊疑。即使他所说的都是正确的,但我还是告诉他我不会去写这些东西。自以为是和愤怒充斥着我原本准备在这里起航的帆船,我一直强忍着,努力地掩饰自己的内心的疼痛和惊讶。

 

v      想法

 

我更不曾了解我的缺陷和弱点,那就是如果有人对美与丑的看法不一致,或和我的想法截然不同时,我就会以感觉茫然或以精神疲惫而离开他们。而我整晚整晚用自己的颜色所调和的传统、文化以及象征,都瞬间在这个急速变动的世界中轰然崩溃了。

 

v      的世界

 

秋天的凄凉袭来,我仍然感觉内心充满温暖。我仍然确信我所过的不是无味而简单的生活,为了保护这些孕育美感的能力,为了不失去意义和兴趣,为了眼睛的明亮和心灵的开放,我只有奋然前行;我想尽可能地在力所能及的世界打开能够窥见光明的通道,耐心地保护这些绿色盈溢的庭院,让一切美好的心念在黯然的世界继续繁荣、奔放,到那个时候;我想我们每个人能够互助和互爱,这才是人类得以生存并繁衍的世界

 

v      “我”的目标

 

很久以来我都是用自己的整个生命来爬上注定要矗立在我面前的梯子,虽然我有时感到这很艰难,但我也尽可能努力上得更高一些,这样就能够看到我的父辈生活之外的世界。在这个过程中虽然也会力不从心,但我不能松手,不能让妻子和孩子看到我重重地从梯子上摔下来,然后粉身碎骨。我希望我的孩子能够以另一种方式爬上他人生的梯子,能够看到我生活之外的世界,我要告诉他,那不仅仅是他的生活,原本我的生活也许就注定成为他的生活,我只希望他将来能够离我所创造的生活远一些,能够到达我所向往的世界,这就像是我的父亲曾经寄予我的厚望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