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山高并两峰寒的博客

Be as you wish to seem.

 
 
 

日志

 
 

怎样写句子:且怎样解读一句话  

2012-06-18 09:13:32|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自:http://article.yeeyan.org/view/224393/192221

作者:Stanley Fish

我们人类会欣赏很多东西。这是我们最具有吸引力的特性之一。当Mimi在冬天后第一束阳光时全神贯注的唱歌时Rodolfo怎能不爱上她,四月的第一个吻?在这本虽小却十分丰富的书中Stanley Fish 用英语书写了他的爱,即使没有普契尼的帮助,他的热情也十分有魅力。他的鉴赏能力十分高深,他所举的例子常常让人惊叹,他对于名作如何获得其影响力的分析十分尖锐且让人信服。

 

对于Fish来说一个优秀的句子就像优秀的体育表演。这是极好的完成一件事情的例子,好到不能再好。其他的壮举也会出现,但并不能超越它。到底是怎样做到极致的呢?答案不止一个,实际上并没有确定的答案,因为语言可以形容出一切。恰恰这就是Fish想分享的,Conrad称之为句子的“形状和语气”,对于句子形式的完美改编而所达到的。

仅仅把句子当成承受内容的奴隶不是不正确的,在这同时同样重要的是,这内容也被其他句子承载着。改变句子的形式和语气,你会改变所有。句子的平衡、头韵、变形、语调、词语的亮点,这些加在一起甚至能让丑陋的想法变得灿烂,就像Eli Wallach 在《豪勇七蛟龙》中描述的主人公对于把农夫变成完美的人所经历的痛苦的漠视,尽管十分残酷,说道:“如果上帝不想剪掉它们的毛,就不会让他们成为羊。”就像Fish对这个例子的分析,在这里“结局和必然性的气氛”已经被从句中的比拟修辞并且以重复元音和辅音的固定形式为特点敲定,之后当然逃不过那最终轻视的话语。如果恶魔拥有最美的旋律,那么有时强盗则能说出最棒的语句。

哲学家Frege曾说过词语只有在一个句子终才有意义。Fish 和Wittgenstein都同意:“世界就是一切,情况就是这样。”在一个句子中单词的次序不仅仅只是一个表。它呼吸并翱翔着,或多或少的成为了我们人与世界和人与人之间不计其数交流联络的信使。它也许可以帮我们总结过去,又或者让我们冲向未来。Fish表明如果我们对于句子的结构怎样用怎样重复变得敏感,那么,当我们说话时,有可能会使用更适当的手段来表达我们所想说的。我希望着能成真。他挑出一个例子, John Updike对于全垒打的评论—“它在书里的同时仍然在天空中”—并问,写出这样的句子有多难?在某一点上,一点也不难并且他提供“在现货供应之前它在我的胃里”作为“相对较弱的”试图“模仿Updike的作品以达到最接近”。当然,这个教训的方法也只能引导我们一段。Fish毫不怀疑的意识到“它仍然在天空中”是怎样作用的,帮助记载了那个过去的永恒瞬间,也许猜想“现货供应”和“在我的胃里”的联系已无限接近它为时过早。但是我们要学会利用辅助来学习。

也许我们仅仅让自己与这些结构、平衡、韵律和准确性协调就足够了。听英语的一代人通过每周的训练对这些相对敏感些,伴随着伟大的由英王詹姆斯一世钦定英译的圣经一遍遍响亮的韵律:“地球没有形体,空无所有,黑暗在我们面前深深地...”如果没有这令人惊讶的语言,可能就不会有弥尔顿,不会有约翰逊,不会有华滋华斯,不会有劳伦斯,也不会有艾略特。最后一句尤其的有趣,因为有名的词语开始了他的“东方三博士之旅”是直接取自于 Lancelot Andrewes的信中,Jacobean的一名译员,写信给英王詹姆斯一世说:“在一年的这个时候,寒冷到来了:刚好是一年中最不好的时间,去旅行,尤其还是长途旅行。路很远,天气很恶略,天还短,太阳在很远处下山了,死一般沉寂的冬天。”两个句子,无可否认的,真成对。也许是有意的,Fish并没有举莎士比亚或是英王詹姆斯的例子,宁愿用不太熟悉的,但对于我来说17世纪晚期的弥尔顿和布尼安的形式让我更不容易理解。

结构和语气十分重要么?要做到完美总会重要。没有Fish切实感受的称赞,我们失去的不仅仅是伟大的文学。我们也不会有葛底斯堡的演讲,没有丘吉尔,也就没有马丁路德金。如果我们不能打动人们的心灵,也就不能改变他们生活的方式:“只要让我来谱写国歌,我不在乎谁来制定法律。”Fish缺乏对哲学家的了解,但有些人却绕过合理的句子。“什么在无意义时会变得存亡攸关:那就是怎样去过活”苏格拉底说,这句话正是向我们展示了它的优秀。一个完美的句子也许会危险。“人生来自由,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打开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可以认为这些句子的结构和语气铸成了法国革命的乐章,甚至是使其陷入极端。

也许哲学对于表现这些还不够由于它传达的并不是单个的句子而是成段的文章。马克思最有名的一句话本来很有影响,但与原有的两句合并后变得更好了:“宗教上所经历的苦难是在表现出真实痛苦的同时表现出反抗痛苦。宗教是对受压迫生物的惋惜,是这个无情的世界的心脏,是在没有精神的情境下的灵魂支撑。就像是鸦片。”

语言的重要性也许是最高的,所以我将会以现代的方式的应用作为结束。就像我所写的,英国政府正把责任强加于学者们以显示自己是多么的有影响力,这些关于社会、经济或是政治利益等可以被证明的事在过去五年中都有被目击和记载过。这些荒唐的事情会发生是因为不止一个犯罪者没有读过或理解Fish所喜欢的,米德尔马契的最后一句话,相比Dorothea以经营造益的完美观开始她平静的未来:“但是她对与周围这一切的影响是数不胜数的:由于创造完美的世界多少会依赖于这些在历史上并没有重要性的的动作,并且这些事本不应该依赖于你我,有一半的原因是由于那些虔诚的过着隐居生活并安歇于没有人到访的墓中的人数。”完美。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