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山高并两峰寒的博客

Be as you wish to seem.

 
 
 

日志

 
 

叔本华(Schopenhauer)-最悲观的哲学家。  

2014-10-01 08:20:59|  分类: 哲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说启蒙运动时期伟大的德国哲学家莱布尼兹认为,我们生活在一个好得不能再好的世界里的话。那么亚瑟·叔本华的观点则是:我们生活在一个糟得不能再糟、到处都弥漫着痛苦与死亡的世界。他在青少年时期就成为了一名无神论者,他坚信这样一个世界不可能是由至善至美的上帝所创造的。正如他所说的,“人生是一件悲惨的事情,我决定用一生去思考它”。    

    

        叔本华毫不尊崇莱布尼兹,称他为“一丝可怜的烛光”,这一点儿也不奇怪。他认为乐观主义“不仅荒诞可笑,还是一种很缺德的思维方式,更是对遭受难以言表之磨难的人性的一种刻薄的嘲弄”(《作为意欲和表象的世界(1819)》)。我们还可以进一步说,不仅对人性,对动物也是如此。如果说康德将伦理的范围限定在了理性生物,叔本华则强调人类对于痛苦的包容能力,因为他将理性视为人类动物本性表面的一层虚饰。他在其怜悯伦理学的体系中,给予了他认为动物所应得的(关注、地位等)。    

    

        相信你已经看到了,叔本华作为悲观主义哲学家中的领军人物,从未被人遗忘过。但我们还可以说他的主要影响其实是在哲学以外的——对作曲家如理查德 瓦格纳,以及举不胜举的作家和诗人的影响。一方面,他觉得艺术可以暂时缓解生活中“痛苦的压力”,从而十分重视艺术。另一方面,他为生活提供了一种人生哲学,而不仅仅是专业论文,因为哲学的一个任务就是在死亡面前给人提供安慰,其中不包括他所谓的“基督教的谎言”。另外,他是最容易让人读懂的哲学家之一,这一点也给他加了不少分。他的风格优美精致、清晰流畅——即使他当时处在德国哲学同僚们盛产艰深晦涩散文的时代(例如黑格尔)。    

    

        叔本华算是一号宁可逃避派系斗争的人物。他处于德国唯心主义(唯心主义认为一切都存在于心中)的年代,但尽管他确实也算是一个唯心主义者,但他自己的术语和想法,在很多方面、并在很大程度上都比他同时代的哲学家们“经验主义”多了。虽然他提供了一种“生活哲学”,但他不被视为存在主义的先驱,即使仅仅是因为他那条残酷的决定论规则:我们对未来没有选择的余地。他告诉我们“与生俱来的善与恶”,而且我们通过“我们做什么”才能发现“我们是什么”。我们跟其他生物一样,其实是被许许多多意欲的无意识表达所支配的。人类意志的自由是从自我意识中涌现出的幻象。所以我们不能自由地进行选择,正如萨特所要求的:我们已然是我们了。事实上对叔本华来说,萨特的心理学和理性主义者康德的一样,都被误解了。    

    
        贯穿个人历史的哲学    
    

        由于哲学作品天生就很抽象,因此从中反映出来的哲学家的生活经历,不会比科学家更多。但这种情况不包括那些具有艺术家气质的哲学家,如祁克果和尼采,他们的生活和作品有内在的联系。叔本华也属于这一类,戴维 卡特赖特(David Cartwright)所著的叔本华的新传记使我们能更好地通过了解这个人从而了解他的哲学。当然,和所有哲学一样,叔本华的哲学的真伪也得要经得起考验。但在这个意义下,也可以将叔本华的哲学看作是他个人的世界观一种独特表达,自始至终都饱含着他执拗和暴戾的个性。    

   

        叔本华的父亲是一名富有的丹泽(今波兰)商人,因此小叔本华是按照子承父业的模式来培养的。为了使他具备成为巨商的素质,家里安排他学了不少现代语言,所以长大后除了母语德语之外,他还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和法语。这也使他有着让人羡慕的“国际人”特质。他把自己当作是一个广义的欧洲人,而没有丝毫的德国民族主义的意思。    

   

        他的父亲来自于一个有心理疾病遗传史的家族,因此患有抑郁性的神经病。而他却娶了一位乐观开朗的妻子,性格跟他大相径庭。老叔本华自杀之后,叔本华的母亲就转移到了魏玛,摇身一变开了个沙龙(晚年的歌德有时还会光顾),自己当起了老板娘,并成为了一个颇为成功的言情小说作家。确实,她在她那个时代的名声远远超过了自己的儿子。在那时,叔本华的杰作《作为意欲与表象的世界》问世后,默默无闻地遭受了长达十多年的冷遇。    

  

        他父亲在汉堡运河自溺身亡的那一年,叔本华还只是个性格乖戾的十七岁少年。之前尽管他很不情愿,但还是答应家里对他从商的职业规划。但父亲的死,使得他经济上取得了独立,从而可以放弃从商而选择了他后来所从事的哲学之路。他跟母亲大吵了一架,因为他觉得(这也无疑是正确的)母亲对死去的父亲不够尊重和眷恋。他的母亲后来也退避三舍,以免跟她那情绪化、固执、好争辩的儿子起正面冲突。她在给叔本华的信中写道:“虽然知道你幸福我才会幸福,但没必要亲眼看到你幸福。”    

     

        叔本华最满意的关系是在与动物(狮子狗的继承权)之间的,而不是与人之间的。外表平庸、社交木讷的他,从来没有两情相悦地俘获过一个女人的芳心。正如他强调意识外动机的重要性那样,他也坦白地承认“性本能”的重要地位,因此他显然是弗洛伊德的思想先导(尽管他嘴上并不承认他从叔本华那里得到了多少启发)。然而,他的爱情生活却没有为他带来弥久的快乐。他只有两个短命的私生子,终生未婚。他在散文《论女人(1851)》中说道:尽管众所周知,女人对英俊强壮的年轻小伙来说很有吸引力(无疑是从经验中推知),但其原因只是“一种不受意识控制的种族意欲的表达”,因为这种意欲可以确保“人类的健康延续”。    

    

        叔本华在哥廷根开始学医时遭遇了失败,之后他就带着雪茄、手枪、笛子和必须要带的狮子狗,搬到了柏林,尽管他心里对自然科学还是很有感情的。在柏林,他去听了著名的唯心主义哲学家费希特(自封为康德的追随者)的讲座。卡特赖特所著的叔本华传中记录了叔本华对费希特态度的变化过程:刚开始的时候困惑,后来觉得他(叔本华)无法理解他(费希特),最后他确定费希特只不过是一个卖弄嘴皮子、自命不凡的家伙罢了。他在25岁时成功地递交了他的博士论文,即后来出版的《论充足理由的四重根》,尽管可读性还行,但我们很难从中看出叔本华日后伟大的散文风格的影子。他退休后住在德累斯顿,经过对柏拉图、康德、以及形成《奥义书》的东方思想等的一系列冥思,他于1819年写成了他的第一本核心著作《作为意欲与表象的世界》,尽管当时没有受到重视。    

    

        这样一部引人入胜、才华横溢的作品居然受到了如此的忽视,这是很奇怪的事情。其中一个原因是当时的哲学舞台是被其宿敌黑格尔给霸占了的。叔本华曾多次尝试在柏林大学的课堂上教授自己的哲学。他将自己所授的课,与黑格尔上的课设置在同一时间,这一固执且自讨没趣的行为给他带来的结果只有不可避免的耻辱:学生们蜂拥着去听黑格尔的课,只有个别几个“怪茄”愿意听他的,有时他甚至对着空荡荡的教室讲课。后来叔本华对黑格尔进行了一系列的咒骂,像“拙劣的老江湖骗子”这种已经算是说得比较轻的了,这点上他让自己很不讨人喜欢。他1839年凭借《论意欲的自由》那篇文章荣膺了挪威科学院的论文奖。并且他在第二年持《论道德的基础》参加了皇家丹麦科学研究协会举办的题为“道德的基础”有奖征文,尽管这是唯一的一篇应征论文,但还是“悲剧”了。 很显然,谩骂多名当时著名的哲学家是论文被拒绝的一个主要原因。不过叔本华还是很有个性地把这篇文章发表了,冠以“没有被皇家丹麦科学研究协会授奖”的描述,并在序言中增加了更多对黑格尔的谩骂,而且还骂了丹麦人。    

    
        意欲的矛盾冲突    
    

        叔本华对黑格尔的指责在现代也很少引起什么共鸣,不过卡尔 波普尔却是赞成叔本华的著名当代哲学家中的一位。黑格尔仍是现代哲学课程表里的核心内容,而叔本华只能算是“非主流”。两者的哲学影响相比起来,恐怕大家都会说是黑格尔的更深远更伟大吧,但这并不意味着就胜负已分。黑格尔,跟其他大多数哲学家一样,基本上算是乐观主义者,他认为“历史终将为我们带来自由、理解和理性”。而叔本华作为数不多的悲观哲学家之一,并没有从历史中找到拯救,他认为不管现在或是将来的政治制度如何,人类注定是得不到幸福的。    

    

        黑格尔所擅长的方面正是叔本华所不擅长的。黑格尔的社会哲学和政治哲学在我们今天看来是举足轻重的,而叔本华在这些领域并没说过什么我们感兴趣的内容。但有一个领域,叔本华绝对比他的宿敌黑格尔更先进,那就是科学,这多少会让人有点儿吃惊。作为一个受印度哲学影响的唯心主义者,他持这样一个观点:我们生活的世界根本上是一个幻象。这个想法很难跟我们通常所理解的科学态度相融合。他那本名著的开场白和结束词分别是“世界是我的表象”和“对于意志已经转化而且已经否定它自己的人们讲,这个如此真实的我们的世界,尽管有一个个太阳与银河——才是虚无的”(摘自商务印书馆汉译名著《西方哲学史》,[英]罗素著,马元德译)。从这点来说,难道我们远离了当今科学的世界观吗?但是,关于意欲的本质这一叔本华哲学的核心概念,可以说叔本华是很有先见之明的,尽管很少有当代的评论家(克里斯多夫 贾纳韦除外)承认这一点。    

   

        叔本华对黑格尔的评论大多数都可以算是“对人不对事”的人身攻击,没有提到黑格尔具体的著作。于是就有人开始怀疑叔本华到底读过多少黑格尔的作品。然而,在他晚年的作品《论自然的意志(1836)》中,他提到了黑格尔《自然哲学》(黑格尔《科学哲学百科全书(1830)》第二部分)中得一段,对我们来说已经是边缘内容了。这一部分算是我们现在读得最少、研究得也最少的黑格尔哲学了,不仅因为里面大多数科学观点已经过时了,而且它属于一种需要特殊诡辩法才能理解的传统德国哲学(谢林等提出的永恒自然法则论)。叔本华挖苦说它荒谬且缺乏逻辑,有时理由还算充分,这种“在生活中,光明完全左右了重力”的黑格尔式表述,以及他表现出的对“磁现象是自然有思想的证据”这种观察所产生的共鸣,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我们(或者我们大多数)不再相信自然界存在有目的的动机。既然叔本华认为意欲是“盲目的”(正如自然选择),那他当然也不信这一套了。与黑格尔不同,我们不会相信自然是某种绝对精神的产物,或认为它的目的是允许绝对精神察觉到自己是自由的,叔本华同样也不相信。叔本华直率地说“不是智慧创造了自然,而是自然创造了智慧”,在黑格尔和谢林时代这可能会被当作异端学说,而在后达尔文时代,这就是妇孺皆知的常识了。    

 

        更进一步说,叔本华认为自然包含了矛盾冲突“每个等级的意欲的客体化(即每一个现象)都在与物质、空间、时间和其他作斗争”,与大多数哲学家不同,他不认为人类是高等的理性动物,而是像在他之后的尼采说的那样,他强调我们的意识是有多么肤浅:“不过是我们表层的思想罢了”。他还跟弗洛伊德观点相似,强调不受意识控制的行为动机:“我们经常彻底地误认为我们知道自己选择或选择不做某事的真实动机,直到发生了某些偶然事件,真正的动机才被揭露出来”。我们并不是高级的理性动物,而是毫不知情地为作用于我们的“普遍意志(universal will)”服务的仆人,且经常自欺欺人地认为“真实自我其实是生存的意欲——盲目地为生存和繁衍而奋斗”。从这点来说,他不仅是达尔文和弗洛伊德的先驱,更确切地说,是道金斯的先驱。叔本华“盲目的意欲”与道金斯“自私的基因”所讲的是类似的故事。对道德来说更是相同:对意欲或基因来说是好的,不一定对个人来说就是好的。叔本华告诉我们,意欲“随时会让个体殒灭,从而使种族得到延续”。对叔本华(道金斯亦同)来说,我们最好的出路不是跟自然和解,而是与之斗争,直到我们能从生物律令中逃脱出来的程度。一位与叔本华生活在同一时代、名叫约翰 赫尔巴特的人,指出了一个在他看来叔本华哲学的核心矛盾:如果我们被意欲决定,我们如何去像叔本华建议我们的那样去否定它?如果我们确实能够抵制并否定意欲,那么意欲肯定不像叔本华告诉我们的那样无所不能。这不是一个学术问题,因为它关系到人类的未来。可以用当代的术语来改述这个问题:理性,作为进化过程中偶然出现的流浪儿,是否能战胜同样作为进化产物的本能呢?    

   
        怜悯心与坏脾气    
    

        尽管之前也有一些叔本华的传记,而大卫 卡特赖特所著的最新版本应该算是研究最透彻并无可取代的(尽管有些句子不着边际,还有一些怪异的惯用语如“被矛盾的来福枪射中了”)。卡特赖特在书的第七章给《作为意欲与表象的世界》做了一个清晰、简要的的小结,可以作为很好的叔本华入门读物。对那些已经初窥门径的读者,他们会发现去了解叔本华的暴躁脾气、冥顽不化和穿插其中的滑稽可笑也很有启发。对叔本华自己所说的“单个儿思想的表达”来讲,也许有时会被人怀疑:作为他所谓的“智慧和知识最初源泉”——柏拉图、康德和奥义书的奇妙结合体——叔本华的哲学到底将其统一得有多好?还有人对他蔑视女人深表遗憾,他认为女性是毫无天赋的下等性别,并自以为是地为一夫多妻辩护,说其是基于男人不会满足于一个女人这一事实的。鉴于叔本华自己的生活和行为中很少有神秘、圣洁与禁欲的成分,我们可以看到他的生活方式和他伦理学上的怜悯,存在某种不相符。这种怜悯赞扬“推己及人”的行为以及神秘、圣洁与禁欲。    

   

        叔本华还冥思过:“人们经常叹息生命的短暂,但这也许正是人生最大的优点”,不过也没见他为自己活得长而抱怨什么。因为毕竟到了那个时候,他才迎来了自己暮年成名的开端,和他死对头黑格尔霸权的终结。就算他想让黑格尔永远被人忘记的愿望没有实现,他至少也很乐意看到他的作品开始被人们重视起来了。在这个时代里,我们没有什么理由继续保持历史乐观主义,而一种柔和悲观主义的姿态才更像是当今人们的习惯。    

   

         Roger Caldwell 2011    -罗格 考德威尔是一名居住在埃塞克斯的作家,他是许多哲学和文学期刊的撰稿人。

     原文标题:Schopenhauer | Philosophy Now
原文地址:http://www.philosophynow.org/issues/86/Sc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